E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靠病娇帝少成锦鲤 > 第32章:你流口水了
    木桃夭瞬间移到小婴儿直线坠落的大马路上。

    此时刚好有车从身边经过,她施展轻功腾空飞起,一脚点到车顶,再跃上二楼的阳台栏杆,稳稳地接住了从十几楼快速坠下的小婴儿,并以同样的方式轻盈的飞身而下。

    小家伙不知道危险,看到陌生人也不哭不闹,反而朝木桃夭展露了自己的两颗小牙牙。

    木桃夭戳了戳他的脸颊:“你流口水了,快闭上嘴巴。”

    小婴儿非但不闭嘴,还咯咯笑出声来。

    木桃夭:“。”

    听到婴儿的笑声,周边的人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向木桃夭和小婴儿涌过来。

    “小姑娘,你和孩子都没事吧?”

    “没事。他也没受到惊吓。”看这笑声多欢实!

    怀里的小东西太小了,根本不懂自己差点就去见了阎王爷。

    小家伙看着五六个月大,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围观他的人,然后又没心没肺地笑起来:“咯咯咯。”

    奶奶的笑声很治愈,让周围的人不由自主就放松了神经。

    刚才实在太危险!

    若不是这个小姑娘,惨烈的血案就酿成了!

    惊吓过后,众人开始怨恨起小婴儿的父母来。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摔下来的!

    不一会儿,从那栋住宅楼里面涌出大量的人。

    被一个长发青年抱着下来的女子的衣服前襟上,还有嘴角边都有着点点的腥红。

    众人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这是孩子的母亲。

    本来挺恨他们没看好孩子差点导致悲剧发生的,可一对上这样一个脸部惊恐尚在,神情悲戚死气的年轻妈妈,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自觉让开路,给他们走近木桃夭。

    “小炎。”

    小家伙似乎对妈妈的声音很敏感,听到熟悉的音调后眼珠子就转动着找人。

    木桃夭把小孩放到那位年纪妈妈的怀里:“以后要注意点。你内脏有伤,得空去抓几副药吃。”

    观面色应是惊恐气怒攻心而吐了血。

    喜伤心,怒伤肝,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惊伤心胆。

    可这位年轻妈妈却完全听不到木桃夭在说什么,只紧紧抱着差点就失去的儿子放声大哭。

    抱着她的长发男人低头看着自己怀中的老婆孩子,瞬间也涌出眼泪。

    “悠悠,小炎。”

    年轻妈妈听到他的声音,一下子就发怒了,抱着孩子从男人怀中挣扎着下地。

    “离婚!严子耀,我要跟你离婚!”

    她去上了个洗手间,出来就看到这惊恐的一幕。

    “老婆,我错了。”他不该只顾着谱曲。

    明明老婆去洗手间时已经叫他看一下孩子的,他随口答应后转头就忘了。

    当时的他满脑子都是乐曲。

    “你以后就抱着你那些破曲子过吧!”

    “老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发誓绝对也没有下次了!”他太沉迷于工作,总是屏蔽外界的一切。

    这次差点就酿成悲剧给了他狠狠的当头一棒。

    “严子耀,若是小炎没了我会杀了你!”她的表情一点都不作假。

    “不用脏了你的手,我自己就去死。悠悠,再给我一次机会,求你了,就这一次。”

    严子耀心如刀割。

    艾悠一手抱孩子,一手挥开丈夫扶在她腰间的手。

    “我最近不想见到你。”

    艾悠努力憋回汹涌的泪水,不再看这个她爱的男人,而是四处寻找儿子的救命恩人。

    方才的惊恐让她忘了一切,这才没有第一时间跟救命恩人道谢。

    这会儿想找却找不到人了。

    “这位小姐姐,你看到我儿子的救命恩人往哪边走了吗?”

    “啊。没看到。对哦,那小姑娘呢?刚才还在这里的,什么时候走了?”

    “咦,小姑娘去哪了?我刚才就站在她旁边的。”

    “不知道哦。她的弹跳能力怎么那么好?我看到她从二楼阳台往下跳到一台车的车顶上。”

    “我的车我的车!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小姑娘怎么抱着孩子从楼上跳下来?”

    他开着车,所以没有注意到婴儿是从楼上掉下来而被人接住的,只看到一个女孩抱着孩子从二楼的阳台往下跃,吓得他赶紧急刹车!

    没人给他解惑,因为大家都在讨论着小姑娘的身手。

    “她是不是学过跑酷?太厉害了!”

    “我觉得小姑娘好面熟。”

    “啊,我想起来了!她是超能力女孩!”

    “什么超能力女孩?”

    “前些天不是有新闻报道某酒店拖欠员工工资,前台接待被曾经的员工拿刀抵着,威胁老板发还欠薪吗?”

    “还有这样的事?我没看到新闻。可这跟那个小姑娘有什么关系?”

    “小姑娘会点穴!就是她制服了持刀讨薪的员工,要不然捅上一刀,那个前台接待不死也得重伤。”

    “这么说,小姑娘可能会古武!点穴可是传说中的武术!”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

    艾悠听了半天,也没听到儿子救命恩人的名字,忍不住问第一个说超能力女孩的年轻男子:“她叫什么名字?是哪家的孩子?我明天带儿子上门去表达谢意。”

    “啊。这。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是,当时她和一个男孩子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兄妹?”

    “对对对,我记得那男孩是越医大的学生,他说他爸是平康医院的院长!”

    “唉,不知道那个小女孩怎么样了。法院给不给她爸先捐肾救命再去坐牢?”

    “都怪那个无良老板!若不是他拖欠工资,那个爸爸也许不会走到这一步。”

    “谁说不是呢!最可怜的是那个生病的小女孩!唉,若是法不容情,也不知道人民医院和平康医院能不能找得到合适的肾源了。”

    “呆会我去医院看看情况。如果需要捐款,我有一点存款。”

    “我和你一起去。”

    “我也去。”

    “还有我。”

    “。”

    一伙素不相识的人就这样为一份善心结伴去了医院。

    看着远去的人群,艾悠低头亲了亲儿子,转身对丈夫说:“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平康医院找院长,其他事延后再说。”

    “好。”

    不管是不是院长的女儿,但能跟院长儿子走在一起,那么找到院长就一定能找到救命恩人。

    他们不知道,“某女儿”正在不远处吃着酸奶冰淇淋慢悠悠地四处闲逛呢!

    嗯嗯,城南不错,下次还要来。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