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剪辫令
    拿下了归德府后的赵军又能有一次大的扩张了。

    因为赵家在归德的经营还是挺深的,至少在纺织厂中,是几乎人人都念着赵家的好。

    当然了,也不可能所有念着赵家好的人就都会参加赵军的,但这好歹也能有千把人,再加上从归德府各地招揽的人丁——赵家的军饷是很丰厚的,一个月三块到五块银元。

    并且规定随着服役立功次数的增加,月俸也会随之增加。

    如果是一个久经战阵的老兵,哪怕依旧只是最底层的士兵,一个月也能拿到十块银元。

    这什么概念了?

    六七两银子啊。

    八旗的铁杆庄稼才几个钱?

    而且士兵在军中服役期间的一切生活所需,都是军队供给,不像清兵(绿营),一个月一两银子+三斗谷物,薪俸微薄的可怜不说还要被上司军官拔掉一层皮。

    什么“朋扣银”,“朋马银”等等,是变着法的克扣。

    甚至绿营兵训练时用的药粉铅子都需要由从兵饷中支取,简直是扯淡。

    试想这般七扣八扣的,最后到了士兵手中又还能剩多少?

    所以清兵军纪差也是有主观因素的。

    为了谋生,以至于不少绿营兵都不得不在本职工作之外再兼营一份副业,有的当小贩,有的当手艺工人,因此疏于训练,战斗力下降也是常态。

    将领们喝兵血吃空饷也是常态。

    柘城一战的俘虏与眼下归德城中的俘虏,不少绿营兵一听赵家给出的饷银就两眼放光。

    都不需要赵家的宣讲员去讲什么大道理,俘虏兵不少就已经转化为赵军战士了。

    对于这些人,赵亮的使用办法是彻底打散了编入各部。

    在作战之余坚持‘素质教育’。

    军规军纪,卫生等各种条律都必须一点点的灌输进他们的脑子中。

    并且以此为考核,所有俘虏兵在通过考核之前,只能领半响!

    没有什么民族大义,也没有什么翻身农奴把歌唱,更不是让他们翻身做主人,现在单纯的就是金钱,就是实实在在的利诱。

    “归德府东北接齐鲁的曹州,东南接苏北徐州,眼下这两镇兵马都已经聚齐。曹州镇主力大约有三千人马已经东去,曹州本身只留了千把人兵。”

    把归德府一锅端了,俘虏了那么多人,对于曹州镇的动向了解还会少了吗?

    “而徐州镇本身兵力就比较单薄。镇标仅有中营一营,再加是徐州城守营,萧县营和宿州营,拢共兵力也不满三千。这还只是他账面上的人马,实际上有没有两千人还很难说。”

    飞卢并没有给赵亮什么具体的建议,但徐州和曹州两镇的兵马真太不堪一击了。现在给赵亮的感觉就是不吃下这两地,他都不好意思。

    “叫周东,陈元祐两人各带本部兵马分别把这两地拿下。再令杨垒带着骑兵营往开封走一趟!我随后就到。”

    打下开封的军事价值不怎么样,但是政治意义重大。

    想想赵家才起兵没几天就拿下了一个省城,那是什么概念?给全天下又会造成什么样的震动?

    “鹿邑那边可有消息了?赵宝,邢成德怎么这么墨迹?”

    赵亮留在陈州的兵马虽不是很多,可赵霖,邢成德手心里也能调动五千人呢,想要搞定寿春镇的清兵很难吗?

    身边的一干人全部说话了。

    一是因为赵宝的身份特殊,老管家的儿子,之前是赵爹的长随,东院的大管家,汝州训练基地建起来后,就去了汝州了。同时他还是晋江的公爹。

    私下里见面了,飞卢都要乖乖的向人家先问好。

    二就是因为历经了柘城之战和归德之战后,清军败得太惨太快了,这些人难免要看轻了几分,打心眼里也真觉得赵宝和邢成德有些墨迹了。

    这是这话也不能说出口。

    “吩咐他们快点办事,我可不想这边拿下开封了,那边就丢了老巢!”

    赵亮这话说的挺不好听的。

    “不,还算不吩咐了。随他们去打吧!”

    赵亮又改了主意。

    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说的话太难听了,而是想到了微操大师常凯申。所以还是算了吧,这习惯可不好!

    “大爷。”

    萧云连着隐隐怒气回了来。

    “怎么样?”

    归德府被一锅端了,那些官儿们死的死俘的俘,比如布政使江兰和通判钟文承就都自尽了。而城内的很多士绅显贵之家可都有人没能跑掉啊。

    更多的是市井商户们,他们中也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在昨天上午逃出城去了。

    萧云就是代表赵亮去试探他们态度去了。

    结果不管是之前有交情的陈家,还是其他家族,对萧云都是避而不见。而市井间的诸多商户们也全都敬而远之。

    他们不敢抵抗赵家,但就是不配合。

    店里的所有东西你都可以拿走,只要把门砸开就行,不然啊,你别想着我卖给你们东西。

    很是有‘不抵抗运动’的味道!

    “不急。咱们初来乍到,看似凶猛,谁知道日后会如何呢?”

    “那些人对满清还抱有幻想是正常。不用跟他们计较!”

    赵亮摆摆手,现在并不是跟他们真计较的时候。

    “大爷,既然他们对清廷还抱有幻想,那咱们为何不打破这一幻想呢?”

    “哦?这话怎么说?”

    “剪辫子啊。把他们的辫子都剪了,看他们还对大青果有没有幻想了。”

    赵亮听到剪辫子这三个字后立刻一笑。“满清不是傻子,是不会就此大开杀戒的。”

    但他虽然拒绝了萧云的建议,可这却并不意味着萧云的建议就一无是处了。

    世间如萧云这样把一根标志看的很重,看的跟人命都挂钩的人,是大有人在的。

    如果他治下的百姓都剪掉辫子了,那甭管是不是被逼被迫的,那这些人心中对满清的思念肯定会大打一个折扣。

    “现在不用逼他们剪辫子,但剪辫令还是要发布的。”

    “叫秘书处拟一张告示来,就说从即日起,主动剪掉辫子的,前一千人,每人一块银元。此后至一万人,一人一斤米一斤肉。十日之后如还留有辫子者,从即日起征辫子税一份。至于税金是多少,待日后统计后再做决定。”

    “嗯,记住啊,要写明。交辫子即可得赏,并不需要本人亲到。不过交辫子的本人一定要剪辫子的。”

    赵亮说着嘴角都忍不住弯了起来。

    他都能想得到这样的告示一但张贴出去了,那就是明摆着给地痞流氓们送钱的,保不准今后几天里有多少人的猪尾巴要不保呢。

    萧云倒一时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心情也很高兴。

    因为赵亮虽然没有彻底采纳他的意见,可他的进言也起到了很大作用不是?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