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华年时代 > 第四百九十一章 都不易(一)
    老七婆:“一直都在村里啊,宋轻云一来,我要么是跑山上去,要么就躲屋里不出来,难道他宋轻云还敢在我家乱翻乱找?”

    毛根:“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宋轻云来找你的?”

    老七婆说:“我家地势高,我妈平时也没事,就端把凳子坐在门口盯着。居高临下,俯视。宋轻云一来,我就知道,就去躲了。”

    毛根看了看老七婆母亲那弓得与地平行的腰,无奈道:“确实是俯视啊。”

    老七婆说到这里,突然动了真火,骂:“该死的宋轻云,他X的就不是个人。有天晚上两点来我家找人,吓得我忙躲到楼上阁楼里。当时我只穿了一件背心。你可是知道的,咱们村晚上冷得很。宋轻云倒是有备而来,披了件厚衣服,坐堂屋里就给我妈讲大道理,一讲就是一个小时,冷得我呀。”

    说到这里,他一脸的痛苦:“冷得我呀在阁楼里不住发抖,宋轻云居然还问楼上怎么沙沙沙地响,是不是有耗子?我我我,我耗XX的!”

    毛根哈一声笑起来:“好的,老七,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就过来拍。”

    来老七婆将说了半天话,毛根心中已经有了个主意,暗想:我网购的那样东西明天就会寄到,正好排上用场,这次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再次回到家后,毛根直接躺在床上看宋轻云发给自己的资料,看得差不多了,又翻身起来拿着手机一通乱拍。

    然后按照教程在电脑上开始剪片,配字幕。

    这事他第一次实际操作,却发现自己在这上面很有天分,上手相当地快。

    两小时后,视频剪辑成功,效果竟然不错。

    他玩了个不亦乐乎,不觉已到深夜,竟忘记了吃饭。

    。

    话说到黄明一家三口,他们今天接到巩固的骚扰电话,得知关丽买房的钱竟然都是从他那边借的。背负巨大债务不说,每个月光利益就吓死人。

    如今,关丽已经无力承受,躲着不见人。

    黄明一家人立即知道问题的严重,忙打关丽的电话,那边不接。又换其他人的电话打,还是不接。

    他们知道不好,就坐车进城。

    到中午的时候,车到W市市区。一家三口先是去了关丽上班的公司,说明身份,问关丽去哪里了。

    公司回答说,关丽正在一户人家搞卫生,平时大家都是电话联系的。

    老黄问,究竟是去哪家了,我们自己去找。

    公司又回答说,对不起,这是商业机密可不能告诉你。

    老黄急了,道,现在的情况是无论谁打关丽的电话她都不接,如果找不到人,出了事你们公司可是要负责任的,毕竟是在上班期间。

    公司道说不怕,我们又没有签劳务合同,说难听点,她就是个零时工。有活的时候打个电话,没活儿她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她有什么事,跟公司可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公司每年像她这样的保洁来来去去几十人,我们不可能都负责吧?

    你们自己家的事情自己处理,别扯到我这里来。

    老黄没有办法,又道,既然你们不肯说地址,关丽又不接电话,能不能帮个忙,借公司的电话给她打一个。

    保洁公司被老黄缠得实在受不了,说,好吧,你打。

    可是,关丽一听到是公公的声音,立即就把电话挂了,再不肯接。

    不片刻又发消息回公司,说别打电话了,打电话我也不接,有活儿你们在微信里说。

    保洁公司也不想介入关丽的家事,只得客气地把黄明一家人给劝走了。

    既然电话联系不上,老黄没有办法,一家三口又去关丽的住处等。

    守门大爷认识黄明,又是个八卦性子,就开门让他们进门卫室坐,说关丽也说不准什么时间回来,你们干脆在这里等吧,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事关系到自家隐私,老黄一家人怎么可能跟人说,都闷头坐在那里。

    这一坐就坐到半夜,人还没有回来。

    他们也是无奈,只得离开这里,在附近找了家小旅馆住下。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关丽就回来了。

    关丽这几天被巩固逼还钱逼得快要疯了,每次回家都会躲在附近观察半天,待确定没有人盯梢,确定出租屋平安无事后才回去。

    今天一回来,她就看到门卫室里坐着沉默不语的公公婆婆和丈夫,一种难言的羞愧涌上心头,她默默地外面等着,等到那三人离开,这才像作贼一样开了铁门朝楼上跑去。

    背后是门卫大爷的喊声:“关丽,关丽,你家人来找,等了好久,你怎么不接家里人电话,你遇到什么事了,快来跟大爷说说。”

    关丽只是不理,脚下跑得更快。

    刚到屋门口,迎面就是一片血红“欠钱还钱”“关丽还钱”“杀!”

    她彻底蒙了,呆立半天才尖锐地叫了一声:“啊——”

    。

    “啊!”毛根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睁开满是眼屎的双眼,窗外已是红日当空。

    电话铃响了,一看号码表住是外卖。

    他一个激灵,瞬间清醒。

    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很不开心的声音:“请问你是毛根吗?”

    “对,我是。”

    “你快递到了,我现在就在你们红石村村口,是你自己过来拿还是我给你送过去?”

    毛根:“这有区别吗?”

    快递小哥恼火地说:“你自己过来拿我就在那块大石头前等你,如果我送你家来,那可说不准什么时候才找到地方。你们这里实在难找,我这人笨,可不敢保证时间。”

    毛根昨天已经和快递那边吵过一次架,双方闹得很不愉快。

    事情是这样,因为红石村实在太远,快递根本就送不到。所以,村里的快递都只送到夏雨天上班的那个乡乡场,扔在一家超市里,让村民自己去取。

    那地方实在太远,开车就得四十分钟,遇到天气不好,道路塞车,时间可就长了。

    接到快递公司的取货通知之后,毛根很不高兴。他这人可不是好说话的,就打电话过去扯皮,说快递不是直接送上门吗,我们村的老杜网购你们就是把东西交人手上,怎么换我就变了。

    快递公司说,你能和人家杜老板比吗,人家每次买装修材料一买就是一车,咱们跑一趟也值。你能,就一个小纸箱,值不了几个钱。我们送货上门,油钱人工算下来可亏大了。

    毛根大怒,说,什么值不了几个钱,晓得我纸箱里是什么吗,都是金银玉器珍珠玛瑙字画文物,随便拿一样出来都能把你公司给买了。

    两边就在电话里骂起来,最后,毛根威胁说,你们不送货我就向你们总公司投诉。

    快递公司说,随便,不怕你。

    毛根见对方有恃无恐,眼珠子一转,说,我不向总公司投诉了,你们都是一家,自己人帮自己人,我向国家邮政总局投诉你们。

    快递公司这才慌了,说,哥,哥,等等,我跟你说笑呢,至于这么下狠手吗?送,明天我派专人单独跑一趟红石村,一定按时把件送你手上。到时候请给个五星好评啊,亲!

    现在听快递小哥不送东西上门,只在村口等,毛根又火了,正要说我反正就等在家里,五分钟不到,我给你差评啊亲。

    可转念一想,我不是要拍视频做UP主吗,昨天宋轻云说过,这做UP主最重要的是要有素材,简单说来,你发的东西要有故事情节,要有吸引观众的点。这快递小哥跟我装神弄鬼,这不就是个好素材吗?

    我真是个天才!

    毛根立即装着怒气冲冲的样子和那快递小哥吼了几句,说,你等着,我马上到,我要跟你讲道理。

    结束通话,他把手机卡在自拍杆上开始摄象,一边走,一边把这事的来龙去脉大约说了一遍。

    很快,他就走到村口,看到快递小哥骑着一辆小摩托等在大景观石下,摩托车屁股上捆着一口纸箱。

    “我是毛根,我的快递到了吗?”毛根一边拍摄,一边走上前去,满面都是古怪的笑容。

    看毛根把摄象头都怼自己脸上,小哥心中突然一惊,有点慌。

    快递小哥每天穿街过巷,可是个有见识的,自然知道网络的威力。

    看毛根一边举着自拍杆一边和自己说话,还操的是椒盐川普,便知道这人是视频UP主。也不晓得他有多少粉丝,如果是个百万大V,把自己在网络上一曝光,那问题就严重了。

    小哥:“到了到了,不好意思,你们村的街道实在太乱,又是上坡又是下坎,跟八卦阵似的。我怕去找你迷了路,那不是耽误哥你的大事吗,这才打电话让你亲自过来取。”

    前头说过,别的村各村民小组都分散在很大的一片区域,红石村因为地形限制,五个村民小组都集中居住在狭长的谷地里,挤在一起,和一个小集镇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村里也多是坡坎,显得很立体。

    古老的街道的布局也非常乱,七扭八拐,好多断头路,甚至还发生过游客丢小孩的事儿。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