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它小说 > 开局成为旧日主宰者 > 第一百九十六章误会
    看着下方不断肆虐的神性生物,简直就是孽种,大长老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就算是他也不是这神性生物的对手,与至高伟岸的主有联系的神性生物,简直就是灾厄的化身。

    要不是他瞄定的永恒物非凡,恐怕自身也已经受到影响,大幅度增加灵视。

    灵视可不是越强越好,越强看到的怪物越多,而自身实力不强,这就相当于小鱼进入畸形鲨鱼群中,简直找死。

    那一声声在自己耳边响起的琐碎言语,就好似在给自己诉说着什么,哪怕自己已经将耳朵卸载掉了,可依旧无济于事。

    但大长老敢听吗?他敢直视克苏鲁,直视更深层次的奥妙吗?他不敢。

    大长老的胸口缓缓裂开,露出里面极为精密的各种仪器,无数齿轮在幽蓝色能量链接下转动,这就是大长老的机械身躯。

    在胸口的核心,乃是一座古朴的时钟,由石头雕刻的钟,类似于现在的闹铃。

    此时钟正一点点转动,但并非是按照时间的分秒,而是另一种规律,另一种律动。

    空间的律动,时间的律动。

    这就是机械神教的一件神物,也是伟大的摇摆时钟赐予的神物。

    古老的瓦尔哈时钟

    瓦尔哈是一座大陆的名字,属于一位古老的旧日支配者,瓦尔哈在早期被克苏鲁大陆吞噬,但特殊的大陆规则造就了特殊的旧日支配者。

    那是一处隐藏于空间与时间夹缝当中的旧日支配者,也许是相互作用,导致早已经被克苏鲁大陆吞噬的瓦尔哈大陆发生了奇异变化,又在旧日支配者的影响下。

    据说,瓦尔哈大陆上面的物品都具有空间与时间属性,让众生趋之若鹜。

    四大限是虚无之海施加的规则,无法更改,因此克苏鲁大陆的生物想要成就真神,就要看破四大限才行。

    这就可以凸显出瓦尔哈大陆的重要性了,多少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寻找瓦尔哈大陆的踪迹。

    寻找那位不可名状的旧日支配者,甚至为此可以付出信仰,但这位旧日支配者从未回应过任何生物。

    时不时出现的瓦尔哈大陆也成了克苏鲁大陆经久不衰的传说,让无数探险家为之疯狂。

    这古老时钟就是出自瓦尔哈大陆,由此可见,摇摆时钟必然去过瓦尔哈大陆。

    这是机械神教取悦了摇摆时钟后,摇摆时钟所恩赐的赏赐。通过这件物品,机械神教的强者可以更好的感悟空间时间,这就是有大树的好处。

    别人苦苦追求而不得的东西,他们只需要对着大树一顿舔就有了。

    关键这古老时钟还可以呼唤摇摆时钟的投影降临,乃是一件无上大杀器,只有真神才可以对抗真神,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信徒:喂,爸爸在吗?有人打我,还侮辱你,说你长得难看。

    摇摆时钟:莫慌,看我怎么抽他。

    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随着大长老催动古老的瓦尔哈时钟,天地变得寂静,变得停顿。

    就好似时间空间在这里停下脚步,所有人都化作雕塑。

    只有大长老还有神性生物。

    那扭曲畸形的神性生物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叫声,有老人,有壮年,有女子,有婴儿,有嘶吼。

    因为他乃是克苏鲁的子嗣,与克苏鲁有着联系,因此才能抗拒着来自于真神的压力。

    这是真神即将到来的前兆,逃,逃,逃,。

    但此时逃跑已经为时已晚,在真神面前,哪怕是恐怖让小儿啼哭的神性生物,也不过是大一点的蝼蚁,哪怕降临的只是投影。

    咚

    似古刹钟鸣,又似天地阴阳的分界线,似黑暗已经过去,光明即将到来那一刹那的回响,如蛮荒走向文明时吹响的号角。

    一座古朴伟岸至高唯一的铜钟出现在天地间,哪怕无比虚幻好似泡影,但芸芸众生不可直视,因为这代表真神的意志。

    众生只有膜拜的权利,生死在铜钟出现的一瞬间就已经不在他们自己手中,全在摇摆时钟的一念之间。

    这就是真神,哪怕只是投影。

    大长老狂热的看着那投影,哪怕机体已经发出一声声严重的警告,开始过载,开始过热,开始冒烟。

    吱吱吱

    面对恐怖的真神,面对摇摆时钟,那神性生物果断的选择了屈服,他是疯子,但他想活着。

    很可惜,摇摆时钟并没有给与他活下去的权利,于是随着一声钟鸣,他死了,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其实力直逼半神巅峰的他死了,身体慢慢化作虚无,就连曾经留在天地间的印记都受到了真神的影响。

    也就是说,世间从古至今,他的痕迹都变得残全不全。

    历史上不会出现他的半丝痕迹,这是何等的恐怖。

    昨晚这一切,摇摆时钟就准备离去,他并非是摇摆时钟的本体,而只不过是摇摆时钟设置的一段有智慧的程序。

    在敌人已经消灭的情况下,他就该消失了。

    就在这是,整个投影一顿,然后摇摆时钟降临了。因为天地感应,隐隐传来的示警,这件事不对劲。

    因此祂到来了,刚到来,就看到这里好混乱的气息,一股陌生的旧日支配者气息,一股那个熟悉新生的强悍旧日支配者气息。

    我这信徒到底做了啥?

    祂是真神,消耗高纬信息可以做到全知全能,但谁没事会消耗珍贵的高纬信息啊!祂又没有王凯那恐怖的全知之眼。

    因此,看着现在这场景,祂也有些懵,然后就看到了门,就看到了四周所有的仪器。

    祂明白了,肯定是自家信徒搞的鬼,无意间打开了门,这门通往不知名的地方,很可能是一位旧日支配者附近,而这位旧日支配者正在和那新生旧日支配者战斗,是战场。

    我福尔摩斯摇摆时钟破案了!

    真是不省心的信徒,让摇摆时钟内心考虑,是不是过段时间再换一批。

    “算了算了,反正换来换去就那样”

    下方的大长老还不知道,他正在生死边缘可劲徘徊。

    不能白来一趟不是,正所谓倒霉催的,艺高人胆大,好奇心害死猫。

    你说天地已经示警了,你就赶紧招呼自己的信徒撤呗,摇摆时钟祂不,自己可是真神,两个旧日支配者打架,这种千年难遇万年难见的场景,自己要是不看看,当个吃瓜观众怎么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再说,万一有什么蚌鹤相争渔翁得利的机会呢,这要是错过,多可惜啊!

    至于危险,不存在的,自己可是真神,就算是有危险,大不了放弃这具投影就是了。

    再危险也威胁不到真神,就是这么自信,就是这么霸气。

    这不就是倒霉催的嘛!

    于是,投影溜进门中,当然,为了防止意外,祂顺手关上了门。

    刚进去,还没有观察什么情况,摇摆时钟就被一条粗壮狰狞的触手给死死绑住了。

    映入摇摆时钟眼帘的乃是一个遮天蔽日的恐怖身影,六只血红的眼睛,就好似六轮大日高挂天空,一个个深渊巨口传来宛若火车发动的笛声,似天地喘息,散发惊人的热量。

    真神,旧日支配者,伟大之克苏鲁。

    这几个字眼在看到克苏鲁的瞬间,摇摆时钟就知道了,真神就好似用真理组成的奇特生命体,因此对于同级别来说,仅仅是一眼,就可以看出很多浅显的信息。

    比如名讳等等。

    什么情况这是,摇摆时钟有点懵,我不是坐山观虎斗的吗?为什么老虎跑到我身边来了。

    看着那遮天蔽日的羽翼,还有那宛若发疯公牛般情绪的克苏鲁,他总感觉自己好似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但很可惜,克苏鲁没有给他丝毫解释的机会,直接将投影捏爆。

    “摇摆时钟”

    顿时天地昏暗,阴云密布,雷霆闪耀,狂风海啸此起彼伏。

    克苏鲁真的发狂了,祂现在是恨死摇摆时钟了。

    祂也是遭受无妄之灾,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正在睡觉,谁知道摇摆时钟从天而降,带着数不尽的子嗣,强拆自己的拉莱耶,屠杀自己的子嗣。

    甚至抢夺深海水晶,如此简直就是触碰到了克苏鲁的最根本利益,比杀了祂爹妈还要让祂痛恨。

    这还没完,可恨的摇摆时钟采用了刮地三尺的方法,将大部分深海水晶给挖走。

    海底可是有克苏鲁精心布置的阵法,用了不知道多少珍贵材料。

    结果被摇摆时钟毁坏了大半,这要是恢复过来,不知道要花费多少,这一切心痛的克苏鲁直抽搐。

    太狠了,跟被见过高纬信息一样,搜刮的地面都下降半尺,光秃秃一片。

    老鼠见了都得膜拜师傅,够狠。

    王凯也是没办法,谁让他穷呢,看见啥都感觉是好东西,没说的,先拿走再说。

    于是,海底变得空荡荡,就留下一个废墟拉莱耶,要不是拉莱耶根基稳固,估计连废墟王凯都想带走。

    这如何不让克苏鲁恨意滔天,让整个大海一阵阵冒泡,散发惊人的温度。

    天地发怒,日月反复,真神发怒,焚山煮海。

    而就在这时,摇摆时钟的投影从门里出来了,这是咋,真当自己好欺负的不成。

    于是就有了最初的场景。

    然而这只是开始,恐怖的阴影行走在大地之上,遮天蔽日的羽翼,火车鸣笛般的声响,那是高耸直接插入云层中的身影。

    行走于大地之上,留下一个个湖泊,惊人的水汽将其包裹,如同祂就是大海,肆无忌惮的展现自己的威能。

    所有怪物仓惶逃跑,不知道引发了多少灾难。

    无数古老的生物被惊醒,然后逃跑,面对一个发疯的旧日支配者,哪怕是真神也要退避三舍,比较,鬼知道早已经失去理智的旧日支配者会做出什么事。

    拉着自己一块进入坟墓,也是有可能的,这就是所谓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惹不起惹不起。

    于是,那些真神虽然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绝对没有上前询问的心思,只能在背地里猜测。

    此时摇摆时钟的意识已经回归,吃瓜不成反被打,让祂倍感不爽,毕竟祂心中还有这蚌鹤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思,结果啥也没捞到,还赔了。

    “呸,晦气”

    祂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毕竟自己只是想当个吃瓜群众没当成而已。

    此时天地感应也渐渐消散,更是让祂断定。

    只是祂万万没想到,这只是开始,暴怒的克苏鲁正在赶来的路上。

    旧日支配者不愧是古老的存在,哪怕是已经深陷怒火当中,下手也绝不含糊,更加不会出错。

    直接就利用高维信息屏蔽了摇摆时钟的天地感应,这是为了防止摇摆时钟逃跑。

    在祂看来,摇摆时钟选择躲起来是一定的,毕竟祂做出这样的事。

    因此克苏鲁下手绝不含糊,使用起高纬信息来,绝不抠抠搜搜。

    就因为如此,摇摆时钟才没有感应到丝毫不对,完全是克苏鲁为了对付祂,下了大本钱。

    摇摆时钟居住在机械神教的圣城,理想乡,最伟大的机械造物,浮空的机械城中。

    这机械城就是机械构装体变化而来,作为机械之神,来个变形没啥毛病吧。

    只是现在这机械城缺了一大块,那一大块就是被王凯给当肉骨头啃的头颅。

    摇摆时钟就端坐在机械城神座上,听着下方无数信徒的赞美,小日子那是过得相当滋润。

    而浮空的机械城也在里世界自由的飞翔,好似在巡视领地一般,这也让其他同级别的非常不爽。

    好在摇摆时钟飞翔有分寸,那些真神级的领土,祂是绝对不会飞去的。

    “摇摆时钟,给我出来”

    恐怖的阴影从天而降,震裂大地,改变地形,岩浆宛若水流一般被挤压出来。

    “克苏鲁?”

    摇摆时钟也是懵逼了,祂就是想吃个瓜,怎么还被找上门来了。

    而且看这情况,很明显怒火是对着自己的,什么情况这是。

    摇摆时钟感觉自己的推断肯定哪里出现了偏差。

    克苏鲁可不管这些,右手带着浓重的水汽从天而来。

    那些水汽就好似葬身大海的无数冤魂所化,属于灵魂的憎恨,为什么你还活着,而我要承受这样的折磨,一起死吧。

    轰

    巨掌直接轰击在机械城上

    “有话好说啊”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