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它小说 >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 第646章 案件开始?不,结束了
    大阪的夏天很是灼热,但也有着独属于这个季节才能体验的景色。

    比如在炎热的白天前往水族馆避暑,看着那些各色游鱼与蓝色的水面,整个人因为夏天所带来的浮躁,便在悄然间消散不见。

    大阪天满宫还会举办大规模的夏日祭典“天神祭”,同样是霓虹的三大祭典之一。

    「天神祭」是在6月末便开始举行持续一个月的祭典,在临近结束的时候还会有「船渡御」,有一百只船在大川上游行,并且还有夏日最少不了的烟花盛典。

    如果你想游览大阪,但又觉得夏日的天气太过炎热,也可以乘坐小型的游船来场水上旅行。

    长江的大阪是依靠着水面而发展的,甚至有“水都”之称,而很多景点都是可以坐船抵达的。

    而提前赶来的唐泽和绫子两人,便体验了一下水路游览大阪的感觉,包了一艘船在上面一边考着BBQ,一边欣赏着又两旁的风景。

    除了这些之外,唐泽还陪绫子去了大阪的搞笑剧场观看表演。

    这有些类似于唐泽前世去听相声那种感觉,剧场内是霓虹的“搞笑艺人”在营业,而且流派众多不管是现代的还是传统的方式任你挑选。

    唐泽因为穿越过来,也渐渐搞懂了一些搞笑的点,不过笑点依旧很高,倒是绫子有的时候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看起来杀伤力是挺大的。

    而伴随着一天天的游玩,唐泽一行人来此的最终目的也终于拉开了序幕,为这个夏天再填一份热血与激情。

    甲子园,对于霓虹人来说这是夏天的另一个标签。

    每年的甲子园比赛均是座无虚席,还有更多抢不到票的人守在电视机前观看着这一盛事。

    或许会有人疑惑,为什么只是一场高中比赛,却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明明在这之上还有着更专业更精彩的赛事。

    但正是这份稚嫩,对于观众来说才是最感动的。

    高三或许是最特殊的一年,每个人的青春与单纯,似乎都留在了那一年,每个人的蜕变似乎也都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而参加比赛的选手们更是如此,他们有的或许努力多年也从未踏上过这片赛场,有的可能是人生仅有的一次比赛。

    他们的付出与努力正是在这在这一刻有了价值,那不过一切全力拼尽的姿态早就掩盖了稚嫩的瑕疵,那不顾一切的拼搏才是最引人瞩目的闪光点。

    这里对于冠军来说,是女神微笑的圣地,但也同样是无情的胜负竞技场。

    而今天,便是决胜战!

    “第二局下半,港南高中的攻击...第四棒,三垒手...”

    伴随着讲解员的话语,下一刻甲子园无数人开始疯狂疯狂欢呼,为看好的球员加油呐喊起来。

    “真是好景色!好景色~好景色~~”

    赛场的观众席上,毛利小五郎和其他的观众一样手持望远镜观望者赛场,只不过他所看的方向和其他人有些偏差。

    人家是看赛场上的球,而毛利小五郎这个Lsp则是看赛场边缘的“球”。

    “大叔,你到底在看什么呀?”

    一旁的和叶注意到了毛利小五郎的动向疑问道:“比赛在那边啊。”

    “八成是看台上啦啦队员的艳丽风光啦。”服部平次撑着下巴没好气的看了毛利小五郎吐槽道。

    “好低级!”小兰一脸无语道:“既然人都来了,那就好好看比赛呀!!”

    “说是这么说了,但是我们坐在这么远的右外野看台,场内的比赛压根就看不到嘛...”毛利小五郎一脸无语道:“既然还特意喊我们过来,那至少应该有个好点的位置吧...”

    “真是抱歉了...”就在这时大泷警官走了过来挠头抱歉一笑:“其实我开始是有请附近的朋友来帮我排队的,但他一不小心睡过头了...”

    “大泷警官,好久不见了。”唐泽笑着和对方打了个招呼。

    “唐泽刑事也来了啊,真是不好意思,下次一定帮你们抢到好座位。”大泷提着一袋冰镇饮料分给众人一边抱歉道。

    “没事啦,今天是大金对港南的对决吧,两位霸主学校的顶尖对决便是大早上过来排队,也不一定能买到票吧。”唐泽道谢后笑着从对方手中接过了饮料。

    “唐泽刑事你很懂这些啊,难道也是棒球迷?”大泷坐到服部平次身边一边问道。

    “只是听柯南讲的。”唐泽笑着搓了搓狗头:“这孩子总是对于某些方面很精通呢。”

    “原来是这样。”大泷恍然笑道:“看不出来还是位资深的小球迷呢。”

    “哈哈...”柯南只是讪笑也不搭话。

    “话说大泷刑事你今天不用上班吗?”毛利小五郎接过饮料有些诧异的问道。

    “没关系的,从半决赛开始到今天的连续三天,大泷刑事肯定都有请假啦。”

    服部平次笑着调侃道:“毕竟这可是每年雷打不动的请假时段呢。”

    “那年肯定很喜欢甲子园喽?”喝着饮料的小兰闻言不由问道。

    “可以说是铁杆甲子园球迷呢!”远山和叶笑着解释道:“大泷先生在高中时代可也是棒球选手呢!”

    “这倒是没想到呢。”毛利小五郎笑着问道:“那大泷警官有有没有打进甲子园啊?”

    “没啦,我们最好的成绩也就打倒地区预选赛的前八强。”

    大泷摆了摆手,似缅怀的笑着看向比赛场内:“不过只要来到这里,看着这些年轻人的比赛,我就会想起,那一个沾满汗水与污泥的球…

    当初的自己是怎样拼劲全力去追逐它的…然后再一次体验当时努力没有白费的感觉。

    人不能轻言放弃,这就是我在比赛中学到的最宝贵知识,也是甲子园最棒的地方!”

    听着大泷警官有些煽情的话语,众人的脸上也纷纷露出了理解的微笑。

    可这番话在一旁的小黑人听来,那却是绝对不容忍受的观点,只是听到他的内心的暴虐便几乎压制不住。

    看着说笑的一行人,小黑人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他假装成寻找座位,向着大泷警官他们所坐的那一排走去。

    而就在这时,一直漂亮的长打出现直接穿过了三垒边线,瞬间引起了周围欢呼嘶吼,阵阵的声浪如同海啸一般在甲子园肆虐传向更远的地方。

    而小黑人内心带着冷笑,一手提着凶器路过的同时,顺手将一个手机扔在了正聚精会神注意比赛的柯南脚下。

    可还没等他走两步,下一个只觉得背后一股大力传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按趴在地面之上,而双臂也被反关节控制。

    当身上的疼痛传来,小黑人似乎才意识到了什么,他疯狂的想要挣扎,可背脊却被唐泽的膝盖压制,手中的袋子也早就被唐泽卸下。

    “交给你了,处理掉。”唐泽将手中袋子递给坐在一旁的服部平次,接着开始将腰间的手铐取下。

    “什么情况?”毛利小五郎有些懵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摸不着头脑。

    “唐泽刑事,突然间怎么制服了一个人?”和叶惊道。

    “难不成是逃犯?”小兰猜测道。

    相比于其他人,柯南和服部平次倒是显得镇定很多,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两人也知道八成是唐泽发现什么了。

    因为唐泽的动作较大,周围又是露天的全是观众,周边的几个观众都被唐泽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吸引了注意力。

    而这会唐泽早就已经取出了手铐,同时看向大泷道:“大泷刑事,拿出刑事证安抚周围发现的观众。”

    “哦…哦!”

    听到唐泽这么说,在看到唐泽的动作,一旁的大泷回过神来,连忙拿出了刑事证和一旁几个注意到的观众进行解释。

    虽然他不知道唐泽刑事为何逮捕对方,但看对方已经给对方戴上手铐了,肯定是有原因的,八成就是通缉犯或者有问题的。

    虽然他很想知道是什么情况,但轻重还是分得清的,于是连忙拿着刑事证开始和周围发现的宾客解释起来。

    有了刑事背书,很快周围的观众便不再关注这里,开始将注意力放到赛场上。

    也幸亏决胜战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候,更多人的注意力被赛场上的精彩表现吸引,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不然还真有点麻烦。

    而另一边,服部平次在接到唐泽递来的手提袋后,已经打开了袋子和坐在旁边的柯南凑头查看起里面的东西来,他们两个也很好奇为何唐泽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只不过当袋子内闪烁的红灯映入眼前之际,服部平次立刻合上了袋子,两人的表情立刻扭曲了起来变成了惊吓之色。

    “怎么了平次,那袋子里有什么啊。”远山和叶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吧?柯南你脸色好难看喔。”小兰有些担忧道。

    可此刻的两人已经来不及回答两人的问题了,服部平次像是屁股着火一样,立刻站起身拎着袋子一边喊着“借过”一边向外跑去。

    至于一旁的柯南也同样神色凝重的跟在后面,手中已经掏出了手机报了警。

    看着两人慌慌张张跑出去的模样,毛利小五郎几人都是一脸的茫然不由看向了前方的唐泽。

    “放开我!!放开我!!”

    被唐泽压在地上的男人剧烈挣扎着:“快点放开我!!”

    “你就死了心吧,这可是人证物证俱在。”

    唐泽制服对方后在对方口袋一番摸索,找到了两个炸弹引爆器:“拿着这么危险的东西,还让我放了你?”

    “这…这难道是…!?”

    看着唐泽手中的两个引爆器,毛利小五郎众人纷纷变了脸色,安抚完观众回来的大泷更是立刻抓住了犯人:“你这家伙居然把这么危险的东西带到这来,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男人低沉的笑了笑,神色绝望而狰狞:“甲子园这种东西有什么用!!

    如果逞强负伤一辈子都无法成为职棒选手,说不定连球棒都握不住,只是一场被炒作出来的比赛罢了!!”

    “你…你是…”

    看着眼前的男人,大泷愣了楞,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但旋即他看向男人脸色变得认真起来:

    “或许他们之中有的人确实想要进入职棒,但即便如此,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踏入了这个球场,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是分输赢,是一场非胜即败的战场啊!

    我想这一点,对于深入介入他们生活的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吧。”

    “大泷刑事,你认识他吗?”远山和叶和小兰等人听到大泷的话一脸惊讶的问道。

    “恩,他是帝都实业高中棒球社的顾问,岛光行雄先生。”

    大泷看着男人声音有些低沉:“之前他的儿子因为训练太过劳累,导致精神状况有些不佳,在遇到车辆的时候刹车太慢导致意外身亡了…”

    “我知道…但是我一定要找人来承担错误…”岛光行雄神色崩溃道:“如果不这样,我痛失爱子的痛苦,那被撕裂的心就得不到安宁!!”

    “但这不是你伤害无辜者的理由。”

    唐泽毫不客气道:“虽然你的遭遇让人同情,但你的行为却是践踏了这些努力的孩子,也包括你儿子在内。”

    “或许真是如此吧…”

    岛光行雄看向眼前这个逮捕了他的男人不由疑惑道:“最后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发现我?

    我只是刚放了手机,还没来得及实施预告…”

    “因为我闻到了炸弹的味道。”唐泽笑了笑道:“这些气味都在我的防备范围之中,即便是在这样混乱的场所也会被我提前察觉到。”

    “闻到?”

    岛光行雄听到唐泽的话觉得有些荒唐,而大泷则开口解释道:“你可能不知道,唐泽刑事在东京可是警视厅的“名刑事”,而且他的嗅觉甚至被称为“超能力”一样的存在。”

    “原来是这样么。”

    岛光行雄听完大泷的解释后面色有些复杂,旋即有些释然道:“或许这就是天意吧,让我在这种时候遇见了你…”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