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一品容华 > 番外之兄弟(三)
    总之,嘴欠的贺阳又挨了兄长一顿揍。

    贺阳别提多郁闷多冤屈了。

    献殷勤这种事,还要人教么?

    贺朝要面子,平日从不提和婉婉表妹相处得如何。他多问两句,都会挨揍。后来他索性就不问了。

    谁能想到贺朝那么笨!

    都两年了,也没能打动婉婉表妹的芳心。还将气撒到他头上来了。

    平时兄弟两个打闹惯了,贺朝动手揍他也是有分寸的,不会真得伤了他。今日晚上是真的羞恼成怒了,下手比平日重了些。甚至一拳打中了他下巴。

    贺阳也怒了。打人不打脸,他每日也要进宫当差的。下巴一块青,明天他怎么见人?

    贺阳也不肯和贺朝同睡一张床榻了,直接睡了自己的屋子里。

    他刚合上眼,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贺阳翻了个白眼,翻身到内侧。

    床榻边一沉,贺朝坐了下来,张口催促他:“往里边去,给我腾点地方。”

    贺阳:“。”

    贺阳霍然坐了起来,瞪贺朝一眼:“你还有脸来找我。我今晚不想和你睡同一张床榻,回你自己屋子去。”

    贺朝安然不动:“你往里边去一点。”

    贺阳:“。”

    贺阳眼里冒出了火苗。

    贺朝终于绷不住了,咳嗽一声,低声道:“我刚才一时气恼,下手没了轻重。我带了药膏来,给你敷一些。”

    对贺朝来说,这就是道歉了。

    算了算了,自小形影不离的双生兄弟,还计较这个做什么。

    贺阳心里火气消了大半,故意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贺朝一声不吭,从袖子里摸出伤药来,为贺阳的下巴敷了一层药膏。

    贺阳心里最后的火气也没了。

    兄弟两个就这么心照不宣地和好了。一同躺下,各自入睡。

    。

    隔日凌晨,贺阳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照镜子。一眼看去,就看到了下巴处淡淡的青於。贺阳转头冲贺朝抱怨:“我这副样子,怎么进宫当差?”

    贺朝想了想,出了个主意:“要不然,我去找堂妹借些脂粉来,你多涂抹些脂粉,遮掩一二?”

    这什么馊主意。

    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涂脂抹粉的。

    贺阳才不肯。他就这么顶着下巴上的青於进了宫。

    兄弟两个都是御前侍卫。皇上喜欢他们兄弟,令他们在随伺左右。贺阳下巴上那么一片青於,宣平帝想不留意都不行。

    “贺阳,你下巴是怎么回事?”宣平帝张口问道:“昨天白日还好好的,怎么一晚过来就这样了?”

    宣平帝疼爱外甥,平日对他们兄弟温和关切。因此,贺阳对着宣平帝说话也没那么拘谨,张口便答:“是大哥揍的。”

    宣平帝听得好笑,看了贺朝一眼:“贺朝,你们兄弟感情最好,好端端地怎么动起手来了?”

    贺朝自然不能说实话,含糊地应道:“我们生了几句口角,就动了手。我下手没个轻重,不小心伤了贺阳。”

    宣平帝少不得要数落贺朝几句。

    贺朝理亏,默默受了。

    到了正午,裴太后下了口谕,召贺朝贺阳兄弟去仁和宫用午膳。裴太后一见兄弟两个,立刻皱眉追问:“贺阳,你下巴是怎么回事?”

    贺朝:“。”

    他昨晚真是太冲动了。

    贺阳看贺朝那副懊恼的样子,心里一个劲儿的乐。能看到贺朝这副模样,他这一拳挨得也值了。

    贺阳轻描淡写地解释几句。裴太后心疼贺阳,少不得也嗔责贺朝几句。

    贺朝理亏,再次默默受之。

    很快,上书房散了学,元熙公主等人一并前来。

    元熙公主和三个伴读,还有贺曜几个年龄差不多,自然也更亲近一些。一群半大不小的少年男女,说说笑笑,一派热闹。

    十九岁的秦王世子元衡,比众人都大得多,也沉稳持重得多,极少说话。

    朱巧儿和江婉婉今年都十五岁了。

    朱巧儿穿着浅紫色的春裳,明眸皓齿,笑容甜美,落落大方。江婉婉穿着浅粉色的衣裙,柔顺的青丝垂在胸前,浅笑盈盈,柔婉美丽。

    贺阳立刻上前,笑着喊了一声巧儿表妹。

    朱巧儿也冲贺阳笑了一笑,一眼瞥见贺阳的下巴,略略蹙了眉头:“你的下巴怎么了?谁对你动手了?”

    贺阳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看了贺朝一眼。

    贺朝被恶心地打了个寒颤。

    朱巧儿不太赞成地看了贺朝一眼:“贺朝表哥,兄弟之间打打闹闹无妨,可你也不该下手这么重。瞧瞧贺阳表哥,下巴青了那么一片。”

    被心上人关心的感觉真美好。

    贺阳悄悄咧嘴,等朱巧儿一转头,瞬间切换了表情,还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贺朝有些气闷,却又不便解释什么。

    江婉婉和贺阳也十分熟悉,此时上前一步,端详贺阳的下巴一眼,轻声说道:“贺阳表哥,我那儿有上好的伤药。这就让人取来给你。”

    贺阳:“。”

    贺朝:“。”

    贺阳不必转头,也能察觉到身后兄长冷飕飕如飞刀一样的眼神。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我的婉婉表妹啊,你可别对我这般关切了。要不然,我还得挨我哥一顿揍啊!

    贺阳咳嗽一声,笑着推辞:“不必了。我昨晚就上了伤药,最多两三日就会好了。”

    江婉婉人生的柔美,声音也格外软糯温柔:“既是如此,伤药就不拿了。贺阳表哥别忘了上药。”

    贺朝继续冷飕飕地盯着贺阳。

    贺阳的后背直冒冷汗,忙笑着应了一声,不着痕迹地和江婉婉拉远距离。专心和朱巧儿说话去了。

    江婉婉也没介意。

    贺阳诙谐幽默,和众人都玩得好。不过,贺阳的心上人是朱巧儿,这也是大家都清楚的事。

    她对贺阳,就是表妹对表哥的亲近喜爱。

    相比起霸道又凶巴巴的贺朝表哥,贺阳表哥可爱多了。江婉婉默默想着,忽然察觉到两道明晃晃的视线。她悄悄抬眼,果然是贺朝在瞪她。

    江婉婉有些委屈。

    她已经尽量躲着贺朝表哥了,更不敢招惹他。为什么贺朝表哥总是凶她?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