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来1992 > 第226章 结婚了,新郎却不是你
    汪辉成对福乐酒业的考察来得急,走得也快,这在二分厂转了一圈之后,直接就坐车走了。

    看着车队驶离,韩松林目光之中带着深思。

    许璐站在韩松林身旁,说道:“这次汪市长来的,没有一点的风声啊!接到通知,我就马上从一分厂那边赶了过来。”

    何玉琼小心的看了看韩松林和许璐:“今天电话线在维修,所以,没有接到总厂那边打过来的电话。”

    韩松林摆了下手,电话维修的事情,他自然知道。

    现在的电话线,之前专门的为元乐酒厂迁过来的。

    现在农村里面,想要通知一个人的话,说实话,最为简单的方式,用广播喇叭喊。

    此时农村的广播还依旧在使用。

    有十来年的时候,农村的广播系统因为设备老化,然后直接就废弃掉了。

    到一几年的时候,乐池这边重新的将广播喇叭给安装起来。

    每天放下歌,还有新闻,以及讲一下养殖,种植之类的小知识。

    早中晚播三次,反正农村的老人们还挺喜欢听。

    有线电话不行了,难道就没有无线电话?

    抱歉,农村没有信号。

    现在可还不是华国移动,联通,电信的信号覆盖全国各地的时候。

    除了城市之中,手机,bb机,其他地方都基本上用不了。

    “这个没事。许总,你觉得,今天汪辉成的话,到底几个意思啊?”

    许璐想了下道:“不就最开始的意思嘛,希望你能够接手一些厂子。”

    见韩松林犹豫,许璐提了一下:“我们江中,有不少的工业企业,你或许可以考虑上一下。”

    韩松林:“我倒是想要考虑,可没钱啊!”

    没钱,考虑什么啊!

    现在福星工业的发展,都全部是银行的资金在支撑。

    韩松林敢肯定,银行绝对不愿意说韩松林再肆意的扩张。

    除非说,福星工业农业车项目尽快有结果。

    话说,这上路测试,到底什么情况啊?

    九月一号的时候,学校开学;当然,幼儿园也在此时开学了。

    韩婷依旧在乐池的县幼儿园去读了。

    乐池和阳河距离也近,再加上公路已经完成水泥硬化,开车的话,也就最多一个小时的事情。

    来回也相当的方便。

    还有一个,福星工业此时也算走上了正轨,韩松林不需要随时的看着。

    柳玉烟个人也想要待在乐池,柳阳他们高三了。

    为了更好的照顾他们,柳玉烟要求柳阳和唐艳高三的时候就不要住校了,而是走读。

    反正学校离家这边,也就几步路的事情。

    为了节约他们两人的时间,柳玉烟还给他们买了自行车。

    柳阳挺愿意走读的,毕竟家里面有电脑。

    而唐艳,也不在意这点。

    反而让唐艳在意的是,柳玉烟居然让唐艳搬到楼上去住。

    就住以前柳阳那个房间。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转变?

    韩松林也说不清楚,或许因为柳玉烟觉得唐艳不错?

    又或者唐艳在上一个期末考试的时候,得到了年级第一?

    韩松林心里面觉着吧,柳玉烟可能担心唐艳和柳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两人都才十几岁。

    心智完全不成熟,说不定就一个冲动呢!

    那事情可就大了。

    这天晚上,韩松林正窝在沙发上面,搂着柳玉烟。

    风扇在一边吹着,这即使到了九月,炎炎夏季的余威犹在。

    话说,他们俩这挨着,就不热吗?

    难道说,心静自然凉!

    此时,电话响起,韩松林微微的一愣,这谁啊?

    现在都晚上九点了,还打电话过来?

    骚扰电话?

    想多了,现在这类电话少得很。

    而且,电话费也贵啊,成本投入上面,太高。

    韩松林接起了电话:“喂,你好!”

    此时,来电显示,那自然没有了。

    “是我!”

    你谁啊?

    现在的电话,在声音上面失真比较严重,不像以后,那在电话里面一听声,就知道谁打来的。

    “你哪位啊?”韩松林一听对面是女的,脑子里面浮现出几个人的声音。

    然后定格在周彤。

    因为好像也就周彤才会如此说话。

    “我,周彤!”

    “哦,周彤啊!这么晚了,还没睡呢!”韩松林坐直了身体,目光小小的瞟了一眼柳玉烟。

    果然,柳玉烟稍稍的靠了些过来。

    韩松林好笑的将柳玉烟直接拉了一下,让她靠近自己。

    柳玉烟顺从的靠了过来,她还真想要听听,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做什么。

    聊工作?

    白天那么长的时间,没得聊吗?

    “睡不着!”周彤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惆怅,以及心伤。

    韩松林:“我也经常睡不着,那时候,我就躺在床上数羊,要不,你试试,数到一千只的时候,肯定能睡着!”

    数羊,韩松林就从来没有数到一千过。

    柳玉烟扑哧一笑,这人,什么时候睡不着了啊?

    明明每天做完事之后,说上会话之后,就睡了。

    骗子!

    他,是不是,也骗我?

    柳玉烟微眯着眼,看着韩松林,越看,越是觉得,韩松林肯定骗过自己。

    韩松林却不知道自己在这瞎掰,让柳玉烟居然有了这么多想法。

    不然,一定大大的喊上个冤枉。

    他说的睡不着,不是今世。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韩松林将话筒拿开耳边,看了看,自然看不出任何东西。

    好吧,这不是手机,看不出对方到底是不是挂断了电话。

    “你还在吗?”

    “我在!”

    “那个,你打电话,就因为睡不着?”韩松林觉得,这不正常。

    之前的时候,又不是说没有和周彤通电话,她不像今天这样。

    那有打电话的时候,长时间不说话的。

    除非。

    有事。

    “我要结婚了!”

    结婚?

    韩松林还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柳玉烟一下子撑起身来。

    然后盯着韩松林,让韩松林有些不知所措。

    这干吗呢?

    “恭喜啊!”

    周彤声音之中并没有要结婚的那种喜悦之情:“你就不问问吗?”

    “哦,你什么时候办婚宴,我一定去参加。”

    柳玉烟愕然的看着韩松林,此刻,她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又是沉默,周彤声音传来:“十月八号,京城饭店。到时候,希望你和玉烟姐能来。”

    说完,周彤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话筒中传来的盲音,韩松林将话筒给放到座机上。

    有些疑惑的说道:“好像周彤挺不喜欢自己的婚事!”

    柳玉烟深深的看了眼韩松林,轻笑道:“呵呵,我还以为,你没听出来呢!”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