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搞化学的不能惹 > 三五九 最好吃的煎饼
    野村眧夫用马鞭拼命的抽打马屁股,双脚马靴上的马刺也死命的猛扎马的腹部。

    战马负痛,使出吃奶的劲儿向前猛跑。奈何四条小短腿再怎么捣腾,一步也就是那么远,又没生翅膀也飞不起来。

    这画面有点像一群猎狗在撵兔子,一个小马在前面四蹄翻飞地跑,一群大马在后面腾云驾雾般追赶。

    天然的缺陷,靠努力是没办法弥补的。

    大队长高成骑着一匹青骢马,跑在最前面。

    这匹青骢马可是匹好马,五岁牙口,腰细腿长,这可是高成利用职务之便挑选的。

    越追越近,眼看着就是一个马身的距离了,高成两腿用力,使劲儿一夹马腹。

    青骢马平时可沒受过这个委屈,四腿用力,嗖地一下,向前猛地一窜,两匹马就差不多平行了。

    高成哈哈一声大笑,倒转手腕,马刀平抽,啪地一声,把野村昭夫抽下马去。

    这一抽,差点把野村的脊梁骨打断,他惨叫一声,身子一歪,倒下马去。

    高成调转马头,马刀斜斜地指向野村。

    野村摔得七荤八素的,勉强爬起来,手去腰间摸枪。

    “别动!”随着一声断喝,高成的马刀已经指向他的脖颈。。

    小林森次郎负责监管民夫,这枪炮声一响,飞机一炸,他就看出来了,这仗没法打了,差距太大了。

    出征前夜,他那个满脸皱纹的爷爷就语重心长地跟他说:“傻小子!到了战场机灵点,保住命是第一位的。啥武士道不武士道的,那就是骗傻子的。多给上司送点礼,官越大越安全。”

    小林受过西式教育,对武士道本来就不感冒,他可是觉得活着比啥都好。

    现在觉得情况不妙了,马上命令手下原地待命,静观其变。

    因为民夫和他们在一起,可以说是整个战场最安全的。

    保安军的枪炮有顾忌,都不往这边招呼。

    “乡亲们啊!咱们得救了!”小林对着那些民夫用华夏语大声说道。

    民夫们正被枪炮声吓得哆哆嗦嗦的,生怕这枪子不长眼,在自己身上穿个窟窿眼。

    现在听到了小林的喊声,都抬头看着小林,满脸的麻木。

    “乡亲们!咱们是一家人,我们祖上也是从这去的东瀛,就是徐福带的那五百童年童女。”小林连忙解释。

    别说,这徐福东渡的故事,乡下人还真有不少人听过。

    便有个二愣子中年人瓮声瓮气地说:“你是说,童男童女都成了两口子啦?”

    “对!对!”小林忙不迭点头,两口子不两口子他可不知道,保住小命才是真的。

    说着话的功夫,便有一队保安军向这边冲过来。

    小林手下的士兵立即紧张了,拉动枪栓,准备战斗。

    “不许开枪!”小林高声命令道。

    因为东瀛军和华夏民夫都混杂在一起,冲过来的保安军也停下了脚步,枪口对着小林他们。

    “保安军兄弟们!别开枪,有话好说。”小林扯着脖子喊道。

    “放下武器!举手投降!”对面的保安军命令道。

    小林连忙下了命令:“快!放下武器!”

    士兵们有些迟疑,似乎不明白小林的意思。

    “你们是猪吗?这仗还能打吗?要想再看到你们的父母兄弟,赶紧投降!”小林不耐烦地喊道。

    士兵们明白了,这是让我们投降。这敢情好了,不用横尸异国他乡了。

    这武士道精神打胜仗时还可以提提神,现在被保安军瞬间就打得落花流水,连旅团长都撒丫子跑了,士兵们早就泄气了。只是没人敢第一个说出投降两个字。

    现在中队长都命令投降了,大家浑身一阵子轻松了。

    “哗啦啦”一阵乱响,所有武器都扔地上了,争先恐后地举起双手。

    。

    四千多人的一个旅团,最后逃回去的不超过六百人。

    木村吉夫如泥塑的一样,呆呆地坐在一块石头上。

    野村的电报他已经收到了。知道受到了保安军的攻击。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再没有任何消息。

    木村心头升起一种不祥之兆,野村凶多吉少。

    但他又不愿意相信。

    几个灰头土脸的士兵被带到木村面前。

    “将军阁下,这是野村旅团的士兵,我们败了。”一个参谋面色苍白的说道。

    “嗯?”木村抬起头,眼睛如恶狼一样盯着这几个士兵。

    “将军阁下!。…”

    几个士兵七嘴八舌地把战斗经过描述了一遍。

    “蠢货!”听说一个旅团被灭了,木村的眼睛都红了。

    可是,还没等他发完火,天空中又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十几架飞机从东边的天空中钻了出来。

    “隐蔽!”

    “卧倒!”

    东瀛军可是慌了,军官们大声吆喝着。

    几分钟后,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响起了。

    这次的轰咋目的性很强,专门对准火炮及运输车辆。

    面对天上的飞机,大炮及运输车辆根本无法遁形。保安军的飞机跟玩儿似的,见着就炸。

    萨镇冰的目的很明确,打掉了东瀛军的重武器,这就是一个无牙老虎,想什么时候收拾,想怎么收拾,全看保安军心情了。

    这是王士珍告诉他的,把毒蛇的牙拔掉,慢慢炮制。

    萨镇冰现在可是心情大好,看着战报,都有点不真实的感觉。这是打仗吗?保安军一百公里外急急地赶过去,直接就碾压平推了。浑身的劲儿都没使完,这四千多东瀛军就死的死,降的降,灰飞烟灭了。萨镇冰头一次感觉这东瀛军也太不禁打了。

    想着想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

    唉!刘司令要是早出生几年,我那帮老兄弟肯定也不会那么憋屈地战死,现在也一定和我在一起痛击东瀛人。

    这就是命啊!老兄弟们,萨某人一定替你们报仇。

    木村吉夫不敢再向青岛攻去,重装备几乎都被飞机炸毁了,靠人拿着根烧火棍去攻打日耳曼人,木村还没有那么蠢。

    民夫们这次趾高气扬了,背着手,慢慢的跟着走。

    这回轮到小林森次郎这群俘虏做苦力啦!

    打扫完战场,武器弹药,吃的用的都整理好了带回黄县。

    胶东人民平时生活艰难,过得节俭。他们在保安军打扫完战场后,又仔细地搜了一遍,衣服,鞋子,帽子都扒下来了,连子弹壳都捡回来。

    回去的大车比出来时装的东西还多,保安军一帮人只能苦笑,也没劝止。

    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有点感慨,多亏了刘主席,咱边区可比这里富裕多了。这些东西,在边区可没人去捡。

    担心黄县百姓饿肚子,刘大双专门指示从烟台汉唐公司仓库里运了些干粮,罐头,糖果等。

    有个叫韩琼芳的小女孩,当时只有五六岁,后来长大了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最好吃的煎饼》。

    “那一年,保安军打跑了小鬼子,又怕我们挨饿,运来了好多吃的东西,干粮,罐头,白糖等。

    平时,我们吃煎饼都是抹点面酱,卷一棵大葱,吃起来有点辣,煎饼的韧性很足,我年纪小很难咬得动,每次吃饭都累得腮帮子疼。

    可这次保安军给每家发了两斤白糖,妈妈心疼我,特意在煎饼里卷了白糖,一口咬下去,甜甜的,脆脆的,别提多好吃了!那也是我吃的最香的一次饭。。”。

    注:煎饼卷白糖是我一个小同乡美好的回忆。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