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看书软件变异了 > 049 神秘的翡翠平安牌
    姜小白打开冰箱,又取出一些冰块,放到碗里,顺手拿了一袋酸奶,出了厨房,把冰块递给苏珊。

    苏珊这个时候的脸蛋更红了,就像秋天的苹果,嘴唇都干了。

    “把胳膊伸出来,我把下脉,如果脉象正常的话,我们就不用去医院先把冰块敷。如果脉象不正常了的话,必须去医院,这个没得商量。”

    姜小白果决的说道。

    “那好吧。”

    苏珊犹豫了下把胳膊伸出来,姜小白按住她的手腕,不得不说,苏珊的体温真的很高,他的手碰触到她的皮肤上,都有种被灼烧的感觉。

    把了脉,发现苏珊当前正常。

    “把这袋酸奶喝了,然后躺下,我给你敷。”

    姜小白把酸奶递给她。

    “好的。”

    苏珊接过酸奶咕噜咕噜两下就喝完了,然后咚一下躺好。

    姜小白坐在旁边,顺手把单位阅读室里面借来的那些书拿出来放在旁边,一边给苏珊冰敷,一边看书,每隔一段时间再给她把个脉。

    两人也不说话,除了姜小白偶尔翻动书籍的声音,以及隔一会起身换水或者拿冰块之外发出的声音外,再没有其它声音。

    房间里面安安静静的。

    苏珊早就睡着了,很安静。

    姜小白给她再次把了脉,发现体温已经开始下降,长松一口气,注视着她。

    暗恋他四年,家里给找了体制内的工作,也不回去,偷偷在他住的附近租了房子。还把祖传了十八代的也许十九代的翡翠帝王绿平安牌送给他。这眼镜妹,真傻。

    可是她真的不合他的口味。

    他觉得自己应该喜欢,那种,脸蛋漂亮,身材前T后Q,会打扮,化妆,会抛媚眼撒娇,有女人味的那种。比如江雪,比如白洁。

    苏珊明显和这几条都搭不上边。

    “唉。这东西也还你吧。”

    姜小白从桌子抽屉里拿出那块翡翠帝王绿平安牌,端详了片刻,放到苏珊的枕头旁边。

    就在这个时候,苏珊嘴巴撇一下,嘴角还流出一丝口水,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吃鸡腿或者什么美味。

    姜小白莫名的有点同情,等她烧退了,带她出去好好吃几顿。估计毕业到现在,她的生活水平比他好不到哪里。

    用毛巾擦了她的口水,收回目光接着看书。

    姜小白全然没有发现,那块放在苏珊枕头边的帝王绿翡翠平安牌散发出一缕缕柔和的绿色光丝没入了苏珊的身体。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姜小白迷迷糊糊趴在床边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见床上没人了,自己身上搭着一块毯子,急忙站起来。

    “醒来啦?我给你做好了早餐。过来吃吧。”

    苏珊从厨房走出来,站在那里,依旧穿着姜小白的那件宽松T恤,宽松大短裤,头发用皮筋简单扎着,没有戴那个黑框框眼镜,脸色白皙略显红润,状态不错。

    “。还算有点良心,知道给我做早餐。”

    姜小白走过去,走进厨房。橱柜上放着两份早餐,两份粥,两个煎鸡蛋,像模像样的。

    “你这房子连个餐桌都没有,我们两个就坐在这里吃吧。这是我第一次煎鸡蛋。”

    苏珊把一双筷子递给姜小白。

    姜小白接过筷子夹着煎鸡蛋咬了一口。刚入嘴,就是一股又咸又苦的味道,敢情苏珊把盐的老祖宗放进去了,强忍着吐出来的冲动,随便咀嚼了两下,咽下去。

    “怎样,好吃吗?”

    苏珊眨了眨大眼睛,一脸期待。

    “你自己尝尝就知道了。”

    姜小白显然没法再吃这煎蛋,看了下黑米粥,端起来,还没到嘴边,浓浓的糊味就飘了出来,他无语到了极点,本想立马放下,看见苏珊期待的眼神,强忍着抿了一小口,果不其然,又苦又咸。

    “我觉得,还是叫个外卖吧。”

    姜小白放下碗,转身朝厨房走了出去。

    “你这是不尊重我的劳动成果,我就不信,有那么难吃。”

    苏珊直接拿起筷子夹着煎蛋吃了一口。

    “哇呕!”

    刚进嘴里,就立马吐出来了。

    “我的天,盐放多了?这个是失误。”

    苏珊又端起粥,放到樱桃小嘴边,犹豫了下,喝了一小口。

    “呕。”

    又吐出来了。

    “天啊,这么难吃,这是糊了吗?好失败。”

    她放下粥,长叹一口气。

    看了眼刚走出厨房的姜小白背影,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她记得刚才姜小白虽然都只吃了那么一点,但都咽下去了。

    “我已经点了外卖,你的衣服也差不多干了,一会换上,跟我出去给你重新买个手机,补办张电话卡,银行卡也要挂失冻结,或者重新补办。钥匙找你们房东要,他没有备用的话,就叫个换锁的师傅换把锁。你的钱包手机是在哪里丢的,一会给我详细说一下,我给我同事打个招呼,让他联系一下那边的PCS,看能不能通过监控抓住那个小偷,帮你把东西找回来。”

    姜小白的声音从卫生间传出。

    苏珊愣愣的站在原地,听着姜小白的安排,慢慢的,眼眶开始湿润,泪水在打转。

    她很想哭。咬了咬嘴角,又忍住了。

    “姜小白。我能不能就住在这里。”

    苏珊低着头,脸上飘起两朵红晕,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她的眉心间一团米粒般大的小火苗印记跳动着,若隐若现。

    “你说什么?我在洗头,没听见。”

    卫生间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姜小白在洗头。

    “我。什么。也没说。”

    苏珊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昂起头几步走出厨房。

    。

    不到二十分钟,外卖送到了,姜小白洗簌完毕,苏珊也换回来她原本的衣服。两人吃了外卖,就正式出门了。

    在楼下,打了个出租,前往城里最繁华热闹的东大街。

    到东大街,先是买手机,姜小白直接给她买了个一万多块钱的,接着顺便进了隔壁服装城,给苏珊买了两身价值不菲的衣服,苏珊不肯穿,姜小白吓唬了几句她才换上。不得不说,换上新衣服后,苏珊确实看着漂亮了许多,也有点女人味了。出了服装城,看见一排理发店,姜小白想给苏珊再做个头发,苏珊死活不肯,姜小白只好作罢。接下来就是补办手机卡,因为苏珊的身份证也在钱包一起丢了,没有身份证也补办不了,姜小白只好用他的身份证给苏珊办了一张电话卡。

    眨眼间就到中午了,姜小白带着苏珊进来一家高档餐厅,准备让苏珊好好吃一顿饭,省得做梦都流口水。

    两人刚坐下,姜小白的手机忽然响了,拿起一看,是张莹莹打来的。姜小白顿时有点纠结了,不知道接还是不接,没有意外的话,张莹莹是为了昨晚他放白洁鸽子来兴师问罪,犹豫了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莹莹,怎么了?”

    姜小白已经想好了说辞,那就是昨晚执行任务,事实上,昨晚确实执行任务了。

    “小白,你在哪里呀,快过来,王东要跳楼了!”

    电话那头传来张莹莹慌张带着哭腔的声音。

    “啊?什么?莹莹你不要慌,先说一下你们在哪里,王东为什么要跳楼,我打电话稳住他。”

    姜小白急忙说道。

    “我们在兴庆公园对面的玫瑰大楼,王东炒股把家里给我们准备的三百万买房钱全赔进去了。还借下了高利贷。小白,你快过来,他要跳了。”

    张莹莹哭着大喊。

Baidu